这样的地方是需要住下来的

 交通建筑     |      2020-09-13 13:00:58

富春江上思范公

从高处看随处都是大色块的绿大色块的黄另有点睛的红然后是夹在其间的蓝瓦和白墙。那里喊出的话语听不懂却水水的润耳。

范仲淹很有个性说到底是一个正直灼烁的人他看不惯的事情许多也就总会使人不悦。这次是对皇上废后有看法被贬到了睦州睦州也就是桐庐郡离皇城不算近了。范仲淹来的时间是1034年春他走得很是艰难100多天的时间扔在了路上。而我所乘坐的现代交通工具将漫长的空间缩短了这种便捷或也少了诸多感受——那种盼愿、那种艰辛、那种惆怅。

诗乡画城为范仲淹留了一座山建了一座馆舍让他在上面永远看着富春江看着桐庐。

来时正下雨淅沥的雨把一切都刷新或刷旧尔后阳光穿云透雾将一片神奇聚焦出来。

几天来只管走的只是画中一角却已经走出诗中意味感应了真实的富春山居全景。

曦光中起早的农人已经在忙。不远处有人操着老式的工具在水田里耙地。有人在整好的田块撒种左甩一把右甩一把弧线溅出半弯明月。我知道用不了几天就会有一层莹绿绒绒地铺满整片田地。田边上即是一条水再往上是浓浓淡淡的野树一座灵古寺黄黄的隐在野树中。灵古寺的边上是茶的梯田层层叠叠地起晨烟。再往上就是山了山的上边是天蓝色的云团正由深变浅为将要出生的太阳做铺垫。

这样的地方是需要住下来的。在山涧房我和夜同时进入了深度睡眠。有睡不着的像是青蛙在我的睡眠中咕呱地敲击我睁了频频眼又熟睡已往敲击终是没起作用。

厥后才知道脚下曲曲折折的路就是当年的马岭古道范仲淹在这些地方盘桓或也走过这样的古道。站在高处放眼看到辽阔的山水山水间带子样的小路墨彩一般令人心胸马上驰荡。

古村尽展山居图

幽深的庭院不定哪个门里坐禅样坐着一位老者。问他可知道范仲淹说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以前在桐庐做官人好官也做得好。大家就乐呵起来。

范仲淹对严子陵的敬重源于其身上的那种正直和正气。他重修了严子陵祠堂并为之作《严先生祠堂记》。他把这里的山水和气质彻底消化了。厥后他履历了许多其中有1040年延州紧急他被朝廷招去抵御西夏;另有1046年他再次被贬到了邓州。算下来是12年后他写出了气势磅礴的《岳阳楼记》。可以说《潇洒桐庐郡》和《严先生祠堂记》同《岳阳楼记》前后辉映他宽阔的胸襟和气象或是桐庐所带来抑或是潇洒桐庐是其潇洒思想的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