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耀:艺术必将回到精神,而精神就是诗人

 酒店案例     |      2020-09-27 13:38:23

那么神性已意味着澄明、镇静、无惧因拥有的生命意义而可带我们走出逆境。

诗人写诗

昌耀(1936年6月27日-2000年3月23日)原名王昌耀湖南桃源人诗人。1950年4月到场中国人民解放军任宣传队员。同年响应祖国招呼赴朝鲜到场抗美援朝。期间推出童贞作《人桥》今后与诗歌艺术结下不解之缘。1953年在朝鲜战场上负伤后转入河北省荣军学校念书。1954年开始揭晓诗作。2000年3月23日在与肺腺癌抗争数月后昌耀在青海省人民医院跳楼自杀。他的诗以张扬生命在深重逆境中的亢奋见长感悟和激情融于凝重、壮美的意象之中将饱经沧桑的情怀、古老开阔的西部人文配景、博大的生命意识组成协调的整体。诗人后期的诗作趋向反思静悟语言略趋平和有很强的知性张力形成弘大的诗歌个性。

诗人作为美的象征我相信中外古今对此争议不大。凭据是:世上一些用以表现人格身份之类的优美语词都可能与诗 人的价值或存在相关或是诗人的同义语如称之夜莺、杜鹃、金丝燕;如称之预言家、谪仙人、立法者、赤子、战士、哲人、鼓号手、老水手;如称之世界的良心、时代的触角、民族之魂。纷歧而足。

准此那么我要从“琴键”的说法转到下一个喻指。我是说在我看来一个拥有这样色彩纷呈、秉赋各异的“音乐感受器”的诗坛可比之于西土庙堂圣殿雄心勃勃建构起的庞大管风琴演奏系统——我听过那样的演奏。据称在没有电力能源的古代这种难过一闻的演奏是以几百、上千个体力劳动者同时运作发作而得的体力做为动力动员特殊的器械装置为之鼓风使气流频频注入数百根、数千根金属或木质管孔发出来足以与其规模相称的、令人心旌摇动的乐音。那声响有着无可相比的恢宏、盛大、厚重气氛营造庄严肃穆通向遥远深邃的空际直达于众神所栖的堂奥寓所。我所到了那一乐章。在诗化的虚构空间在一片感恩的合唱声中高踞于无所不能之上众望所归的神性乃是朝圣者自己以音乐的呼息向外扩散着的人道吁求是可资品味的人性折射并是同为整体默契朝向一个灼烁之顶的向心力透射出滋润心田的理性光泽。人在造神的心灵模糊中感受到作为人自身的庄严与精神逾越而拒斥可能的迷恋。高贵与神圣成为抵制“荒芜”的本能要求。我不能忘怀那样的一次管风琴演奏并对那样的庙堂圣殿留下深刻印象。然而比之于我们的诗坛那种“众望所归的神性”——一种无可抗拒的精神感召力一种普遍的颖悟、聪慧我以为尚缺少气度不陋习模或是脉息微弱而这恰恰具有基础的意义。精神的匮乏只有从精神的丰足中摄取。而精神的贫弱不足以孵化、养育或促成一代诗的精神。而精神的暧昧则只能生成“尴尬”、“艰涩”、“百无聊赖”以致“荒唐”。